驻欧盟大使夫人蔡潇丽接受欧盟媒体采访介绍中国妇女事业发展
来源:    2020-03-09
[字体: ]      打印本页

  在2020年“三八”国际妇女节来临之际,驻欧盟使团团长张明大使夫人蔡潇丽接受了欧盟媒体《欧盟观察》(EUobserver)采访,向读者介绍中国妇女事业发展,并回答了记者关心的问题。

  记者:中国现在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例累计超过80000例,这对中国社会和人民日常生活产生了什么影响?

  蔡:新冠肺炎疫情来的突然,发生时已临近中国春节,影响了正常生活、经济运转,特别是人们的健康安全。中国政府作出了迅速有力的应急响应,民众对政府信任度很高,自觉配合,减少外出,避免聚会。目前,中国疫情得到有效控制、平稳向好。中国有首诗说的好:一月寒雪,三月阳春。

  记者:您应该有家人生活在中国,请问他们面对疫情时感到恐慌吗?

  蔡:我牵挂着国内家人的安康,对国内同胞们的状况也很揪心。疫情引发紧张是自然的,一种危害人类、传染性极强的疫病会引发恐惧。还好,我的家人淡定自律,积极防范也爱护别人。我觉得恐慌无济于事而且对身心健康有害。听取专家建议,积极面对,用心防护就好。

  记者: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首先爆发,在您与欧盟各界人士接触过程中,您觉得人们对中国的态度是否发生了变化?

  蔡:我一直关注疫情变化,有关疫情起源也是众说纷纭。病毒无情人有情。中国得到了欧盟及其成员国的捐助和支持,这种“雪中送炭”的温暖令我感动。当然我也注意到个别媒体或个人偶有歧视性言论,可我亲身所闻所见都是理解、安慰和祝福,令人欣慰。恐慌会令人缺少理性,所以祛除恐慌、积极防范,才是战胜疫情的关键。

  记者:在欧洲,已有18个国家出现2000多个病例。欧洲能从中国学习到什么?

  蔡:疫情无国界,人类要共同面对。中国为抗击疫情付出了巨大牺牲,为世界争取时间也积累了宝贵经验。中国很乐意与欧洲伙伴和朋友们共享数据和经验,共同研究,尽快找到专业、适合、有效的应对方案。我相信一个拥有14亿人口大国,能如此高效、快速地控制疫情,一定有可取的经验,这些经验也会帮助到欧洲人民。

  我还想说的是,在这场疫情一线的湖北省,女性医护人员超过了10万人,我为她们感到骄傲!“三八”妇女节就要到了,她们得不到休息,也无法与家人共度节日,我为她们祝福!

  记者:与中国的应对措施相比,欧洲人是否低估了这场疫情?

  蔡:各国情况不同,不同国家和地区疫情传播的特点也不完全相同。我感觉欧洲公共卫生体系完善,医疗水平高,有丰富的抗疫经验,所以我想欧洲国家会根据自身疫情发展,以专业水准合理判断,并科学应对。我对欧洲有信心,并不担忧。

  记者:我们看到报道说,中国国内有人因批评政府的防控措施被逮捕,这是真的吗?为什么这样做?

  蔡:我不了解你说的情况。中国社会很开放、包容,中国老百姓思想也很活跃。如果你懂中文的话,会在网络上看到人们对不同的事情有各种各样的看法意见。我想中国与欧洲国家一样都是法治国家,依法办事。在中国,正常的意见表达也是受法律保护的。

  记者:外国使节夫人或外交官夫人愿意对外发声的并不多见。作为中国驻欧盟大使夫人,您的日常工作和生活是怎样的?您觉得对您来说,作为一个女性在欧洲工作与其他国家有何不同?

  蔡:作为大使夫人,我有机会结识一些外交圈的朋友和欧盟及比利时各界朋友,喜欢与她们交流。我一直积极组织中外文化交流活动,通过歌舞、绘画、手工艺、烹饪等各种形式的互动交流,与同事朋友分享快乐的时刻。除了大使夫人,我还兼具母亲和祖母的身份。因此,我也乐于帮助外交官不同年龄的孩子们在国外学习汉语、数学和文化艺术课程。虽然很忙,但我很快乐,因为我经常听到外交官们说,“中国驻欧盟使团就像一个幸福的大家庭”!

  我曾担任过大学教授、跨国企业高管和顾问。据我观察,欧洲女性总体上十分独立、自信、专业,乐于表达自身的情感。我和她们中的许多人成了朋友,包括一些女记者。她们非常聪明和幽默,可能因为都是女性,我们之间能够谈得很深入。我感觉文化交流就像桥梁,能够不断增进彼此的了解,引发共鸣。

  记者:中国女性的地位发生了怎样的改变?比如,您的祖母、母亲跟您的生活有什么不同?下一代中国女性的生活,您觉得还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?

  蔡:与欧洲一样,中国妇女的地位和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中国妇女解放经历了漫长的历史过程,但自从新中国成立以来,中国妇女的地位得到了显著的提高。举个例子来说,我的祖母是一个纯粹的家庭主妇,大多数时间待在家里,她裹着小脚、走路缓慢,她的全部生活内容是照顾丈夫和抚养孩子。我母亲这一代则成了“半边天”,被鼓励像我父亲一样工作,变得独立自主。对我这一代来说,我可以选择我喜欢的职业,发挥我的专业所长,追求我的人生目标。近两年来,我和使团女外交官同事们一起,在比利时举办了一些文化交流和慈善捐赠活动,推动中欧民众相互加深了解,增进了友谊。

  我相信,随着中国的迅速发展,年轻一代女性将更好地实现自我,她们具有更广阔的全球视野、更强的适应和竞争力,将在职业发展过程中创造更大的价值,取得更大的成功。

  记者:“三八”妇女节在中国的地位有多重要?中国家庭一般如何庆祝这个节日?

  蔡:3月8日是中国女性的快乐节日,我们通常会放半天假,以聚会等方式,享受这美好的时刻。我们还会收到漂亮的鲜花和礼物,这是丈夫或男朋友表达他们的爱与欣赏的方式,这有点像“情人节”。总之,这一天有些被娇惯的感觉,像掌上明珠,作为女性很幸福!

  记者:您有什么特别信息要传递给欧洲女性吗?

  蔡:欧洲“妇女解放”历史悠久,起步早,底子厚,有很多值得学习、借鉴的地方。当全球经济面临更多问题挑战时,我看到不少国家和地区的妇女仍需要在生存环境、教育、医疗、技能、职业发展等诸多方面获得帮助从而改善条件。我希望弱势群体变强,希望她们能感受到来自世界的温暖,大爱无国界嘛!我也希望大家积极应对疫情,祝大家幸福、安康!

推荐给朋友 确定